暇光,心水,綺麗,寂寥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←back










塞万提斯笔下的堂吉诃德、塔罗牌中的首牌“愚者”、赫尔曼·梅尔维尔笔下的亚哈……这些形象都暗喻了在现实中追逐幻想的愚人(同时也是勇者)。在这组照片中,我把自身视作愚人的一员,而不同的是我企图利用摄影将我的幻想世界共化于所有的观众。
在这个幻想世界中,水波、粼光闪烁、天鹅绒草间站立的枯花、云中的电杆……日常中反复出现的景象成了我所追逐的连续发生的奇迹,它们以诗性的方式构建了一个徘徊反侧的图像世界,同时他们明确的象征或意象在此逐渐消失(正如堂吉诃德眼中的风车化身巨人),并演变成了一个共同的感知符号:在焦虑暴躁的现实中呼唤着平静与闲逸。



Ongoing Project